这边苏荷向着季辽急冲而来,与此同时,细雨那边也有了动作。

就见季辽身边一侧的雨雾悄无声息的翻滚了一下,旋即一条吐着蛇信的蛇头在那团雨雾之中一探而出,那蛇头一双豆粒大小的眼睛忘了一眼季辽,脸上诡异的阴阴一笑。

下一刻那蛇头在雾气之中钻了出来,一闪之下直接爬上了季辽握着灭劫剑的手臂,攀爬而上,几个蜿蜒便爬上了季辽的肩头,那带着两颗獠牙的嘴巴一张,直接咬了下去。

季辽眼睛一晃,却是没有丝毫动作。

细雨见势心里一喜,手上法决连变。

而盘绕着季辽手臂的游蛇则是身子狂扭,大力收紧,那蛇身逐渐变得黝黑,霎时间化作了一条铁索,把季辽的手臂死死的锁在了当空。

争斗之中瞬息万变,稍有差池便是粉身碎骨。

苏荷这一剑已是他的全力,这一剑赌上了他的全部,本以为是轻而易举便能击杀之人,却没想到反过来把他们逼到这等地步。

苏荷恨啊,眼下惊剑山的人被杀的差不多了,哪怕是现在杀了季辽,仅剩的两三人和他也无法继续在裂天仙谷里寻找机缘,如此一来他的这次机缘便是白白浪费了。

含恨而击,苏荷的这一剑已然直逼炼神最强。

季辽感应着苏荷这一剑的气势,暗暗点头,如不是他已到了中阶修士,否则绝对不敢硬憾苏荷这一击,但万事没有如果,他季辽已步入中阶修士之列,化灵期至强的强者,面对此刻在裂天仙谷的各宗修士,季辽就是神一般的存在,而苏荷等人只配仰望。

季辽嘴角勾起一抹淡笑,并没挣脱游蛇的束缚,握着遮星伞的手轻轻一抖,遮星伞顺势收了起来。

可爱清纯少女演绎厨房好能手美图

说时迟那时快,此刻苏荷已是破空而来,一剑直探季辽。

“呵呵呵。”季辽呵呵一笑,却是轻描淡写的抬手一指。

噹!

猛然间就听一声噹的脆响,苏荷的长剑已是与季辽抵在一起。

一圈气劲立时在二者之间扩散而开。

稍许之后,气氛沉静下来,再看场内二人,季辽的脸上带着一副轻松之态,而苏荷则是满脸的惊恐。

却见,季辽探出的一指轻点在苏荷刺来的剑尖之上,就那么轻而易举的以肉身之力,化去了苏荷这已是炼神圆满至强的一击。

苏荷骇然,他心头狂跳,那血液瞬间灌满头顶,瞪着满是血丝的眼睛看着与自己剑尖抵在一起的手指。

就见那根手指皮肤莹润,纤细修长,隐约间可见有点点斑斓霞光在那指尖微微闪动,正是仙骨!

“什么!你是化灵修士!”苏荷撕心裂肺的一声咆哮。

这一刻苏荷终于明白为什么他们两宗联手都不是这个三公子的对手了,原来人家早已和他们不在一个层次。

中阶修士啊,那是中阶修士啊,在修士之中,中阶修士与初阶修士相比,中阶修士就是至高无上的神抵,而只要还没迈出最后一步的初阶修士就是蝼蚁,不论他们作何挣扎都是徒劳。

“是啊!”季辽含笑点头。

“这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这不可能!”苏荷仍是不敢置信,张着大嘴咆哮着吼道。

“呵呵呵,事实就是如此!”季辽淡淡一笑。

一语说罢季辽指尖轻轻一推。

“咔咔咔咔咔。”

却听一声声崩裂的声音响起,苏荷那本就遍布裂纹的长剑顿时寸寸崩碎。

这速度极快,不等苏荷松手,那崩碎长剑的力量已是顺着剑身蔓延至了他的手臂。

“嘭嘭嘭嘭嘭。”

苏荷的手臂崩碎爆开,大团大团的鲜血混杂这碎肉狂飙四溢,那股力量崩裂了苏荷的手臂仍是不停,袭至了苏荷的肩头,苏荷的肩头顿时爆碎,蔓延至了苏荷的胸口,苏荷的胸口轰然炸开。

力量上下分开分成了两股,一股力量蔓延至了苏荷的小腹,苏荷的灵海和其内的元婴炸裂而开,另一股力量则是顺着脖颈,涌上了苏荷的头颅。

只是轻轻一点指,那力量已是恐怖到苏荷不敢想象。

此刻,苏荷的脑袋里仿佛有着一百万把重锤同时轰击,其内的所有都变成了烂泥。

只是眨眼间,炼神圆满的苏荷已是仅剩了一个头颅。

“这…不可能…”

“嘭!”

苏荷艰难的说了这一句,那仅剩的头颅便如西瓜般炸裂开来。

苏荷一死,季辽不再掩饰。

其实早在季辽到了裂天仙谷的前一刻,他就有了不再掩饰下去的打算。

不为别的,只为他们临行前,凛冬风所说的话。

“胜人者有力,但自胜者更强!”

入道以来,季辽一直以给老祖报仇为目标,甚至为了这个目标,他不惜撇下妻子儿女独自飞升,这不是为夫之道,也不是为父之道。

季辽知道这是他的心魔,但他就是无法跳脱这个魔咒。

自胜者更强这几个字无疑是打破这魔咒的重锤,让季辽忽的懂了什么。

一路以来,季辽改变颇多,时至今日他血脉高贵,修为高深,却正是合了“胜人者有力”这五个字。

而听了凛冬风的话后,季辽这才明白天地间至强者,不是胜人者,而是自胜者。

或许日后季辽的修为进境会超过凛冬风,但阅历,经验,根本与凛冬风不在同一层面,这便是传承,而这便是为师之道。

季辽在落下裂天仙谷通路的刹那,他已有了出去之后和凛冬风摊牌的决断,至于自己的欺骗之举能不能获得原谅,这都无所谓了。

季辽眸子之中金光闪动,透过云雾看向了远处。

就见婉素心他们已然追上了托山宗的飞舟,并且杀了他们四人,然而他们天击山的另外两个修士也已被尽数斩杀,此时正有六个托山宗的修为围攻婉素心。

季辽回望了一眼周围,在烟雨宗十几人的身上一一扫过,略一思量,便迈步向着托山宗的飞舟飞了过去。

托山宗的人和婉素心自然是不能透过这隔绝神识的雨雾看到季辽这边的情况的,不过他们不能,而布下雨雾迷幻大阵的烟雨宗的人却是看的清清楚楚。

她们也是尽数骇然,怎么也没想到,天击山的三公子竟是一个化灵期修士,并且还偷偷的潜入这个有界限之力,只能允许初阶修士进入的裂天仙谷。

在化灵期修士面前,她们不论如何挣扎都是徒劳,不过此刻不是琢磨这个的时候,心里大骂惊剑山死有余辜,同时也在埋怨惊剑山拉他们下水。

这裂天仙谷进来了就只能五十年之后才能离开,在这么一个空寂的界面里,她们招惹了这么一个煞星,那绝对是比这秘境的机缘还要凶险万分的存在啊。

“趁着他与托山宗的人纠缠,我们快走!”细雨轻声低语,却是联系其他同门。

说罢,身形一闪,向着天边一处飞走。

与此同时,周围的十几个烟雨宗的修士也是同时而动,向着远处疾驰而去。

而就在此刻,异变再起。

猛然间就听天地间响起了一片震耳的轰鸣,好似远处的天际有一片片滚雷在地面炸开,向着他们这里急速袭来。

呼的一声,劲风皱起,烟雨中的雨雾迷幻大阵被这劲风一扫,竟是连数息的时间都没撑过,直接烟消在了虚空之中。

虚空犹如幕帘般被掀了开来,再次露出明朗的天地。

虚空中的众人同时一滞,均是望向了那轰鸣的来处。

就见远处天际正有一片上至天穹,下至大地,左右绵延无数万里的五色罡风席卷而来,所过之处,大地爆碎,所有的山峦尽皆崩裂,一处之下尽皆化为齑粉。

那五色罡风蕴含着浓郁的能量,蕴含着天地间的本元五行,所过之处,金木水火土凭空而现,所有的一切被这五色罡风夷为平地。

“不好!是能量风暴!”与婉素心纠缠的托山宗修士惊呼一声。

“玉菩提:爆更的事可能要泡汤,最近摔了一跤,又着急上班所以手一直都没好,写多少更多少吧,大家见谅,加qq群664215883,知道我更新状况,与我一起讨论,来吧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