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秦尘呼了口气。

“有我在,不会不行!”

秦尘一步跨出。

武羲、奉天存、辰轩、唐中怀四位顶尖圣尊。

再加上柳万钧。

夜狄大尊和虞姬大尊,以及夜昱、夜荣、夜寒冰三位顶尖圣尊。

十位圣尊强者。

那夜狄大尊和虞姬大尊,似乎还不止是顶尖圣尊那么简单。

“献之!”

“在!”温献之手持血枪,拱手道:“师尊但凡吩咐,徒儿定然不负师尊嘱咐。”

“这十个人,交给你!”

“是!”温献之当即一喝,手持血枪,一步跨出。

90后氧气美女裴紫绮_马尔代夫写真

可是紧接着,温献之却是脸色一白,呆在原地。

“师尊……”

“十个人……”

温献之彻底蒙了。

师尊怕不是忘了,他现在可不是圣帝啊。

这十个都是顶尖的圣尊,那夜狄大尊和虞姬大尊二人,更是强大无比,以一敌十?师尊把他当神了吧!

“别废话。”

秦尘此刻,身躯一闪,来到叶北峰和雪飞燕身前。

“拦下他!”

柳万钧此刻喝道。

他深深知道,秦尘的可怕,准确来说,是狂武天帝的可怕。

仅仅是圣皇一纹境的秦尘,昔日的狂帝,现今为何还敢如此这般,出现在他们面前?

送死吗?

不可能。

秦尘根本不怕。

这种不畏惧,代表着秦尘是有着底气的。

“先生……”雪飞燕此刻焦急不已。

秦尘蹲下,看向叶北峰。

叶北峰此刻盯着秦尘,脸色惨白,气息逐渐溃散,呢喃道:“先生……真的是你?”

秦尘撇了撇背后的棺木,徐徐道:“能够引出炎龙棺的,除我之外,还有他人吗?”

此话一出,叶北峰笑了笑,点点头。

手指搭上叶北峰脉搏,丝丝圣力,流入叶北峰体内。

“够狠。”

秦尘看了一眼远处的柳万钧,淡淡道:“刺穿心脏,更是将你经脉魂魄给彻底震荡。”

雪飞燕此刻站起身来,虎视眈眈,盯着四周。

此刻,谁敢靠近,她就杀谁。

而此刻,武羲、奉天存、辰轩、唐中怀,以及夜昱、夜荣、夜寒冰,加上柳万钧,八人虎视眈眈,盯着秦尘。

“杀!”

瞬间,八道身影,在此刻直接冲杀出去。

温献之此刻,一声咆哮。

“谁敢过来?”

一声咆哮,惊天动地。

“我便杀谁。”

这一语落下,八道身影,此刻凌空而立。

温献之心中松了口气。

都别动。

等师尊医治好叶北峰,再动。

“杀!”

只是此刻,柳万钧却是一声怒喝。

八人齐齐冲杀而出。

温献之脸色一变,枯血圣枪,瞬间爆发。

以他圣尊顶尖实力,面对三个还差不多,可是面对十个,那也撑不住啊。

“青轩!”

“战斗。”

温献之一语喝下。

“明白。”

血体青天蛟在此刻,一声回应,千丈身躯,豁然间铺展开来。

鳞甲覆盖身,蛟体粗壮,婉转,爆发出一道赤血的光芒,弥漫四周。

“杀!”

一人一兽,此刻悍然不惧。

看到这一幕,夜狄和虞姬两位大尊,却是神色冷峻。

到了这一步,速战速决才好,他们才不会蠢到给秦尘时间,将叶北峰命给捡回来。

二人身影一闪,瞬间杀出。

“吼……”

只是此刻,刹那之间,一道剧烈的嘶吼声,传递开来。

只见得,噬天狡此刻,身躯陡然间化作百丈,浑身棕色毛发,在此刻一道道如同钢针一般。

而其眼神,也是变得凶狠起来,头上犄角,更是颇显峥嵘。

与那高一米时候的蠢萌姿态,几乎是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噬天狡二话不说,龇牙咧嘴,看向两位大尊。

轰……

交战,瞬间爆发。

雪飞燕此刻,守护在秦尘和叶北峰身边,并未参战。

那温献之和噬天狡的爆发,在此刻,算是抵挡住十位圣尊。

雪飞燕看了看秦尘,心中明了。

这位狂帝大人,即便是转世而归,现今大不如前,可是做事情,始终是有着他的计算。

一番查探,秦尘看向叶北峰,忍不住笑道:“换做旁人,恐怕就死了,还好是你,还好我也在。”

雪飞燕闻言,微微激动。

“这炎龙棺,你也知道,颇为不凡,进去躺躺,受点罪。”

秦尘一语落下,九道盘桓在身侧的千丈炎龙,呼啸而来。

棺木在此刻,漂浮在半空。

秦尘二话不说,手掌轻轻推动棺木。

而下一刻,棺木内,一具尸体,在此刻出现。

那尸体,仔细看去,一道身影,身着金袍,面色如玉,二十岁上下模样,俊俏的容颜,带着一丝邪异,可更多的却是张狂。

此刻,那一道身影双眼闭起,仿佛沉睡之中一般。

狂武天帝遗蜕。

这一刻,夜狄大尊和虞姬大尊二人,神色炙热。

“杀!”

夜狄大尊手掌一握,漫天黑气,席卷而出。

可是,噬天狡却是寸步不让。

现在再不表现表现自己,那简直是愧对身为御天圣尊坐骑了。

秦尘此刻,张口一吞,那遗蜕身躯,在此刻消失不见。

秦尘转而,将叶北峰尸体,丢了进去。

棺木之外,炙热的火焰,燃烧开来。

“先生……”

雪飞燕此刻神色一变。

“放心,没事。”

秦尘继而道:“这炎龙棺,乃是九品圣器,当年我专门用来盛放遗蜕,北峰经脉魂魄受损,破而后立是更好的选择,躺进去,好好炼一炼,说不得可以化茧成蝶。”

“当然,八成概率是死,两成概率,化茧成蝶,但是我相信,这小子可以。”

看着秦尘轻描淡写的模样,雪飞燕此刻心中一颤。

还好,刚才柳万钧出手对付的,并非是她。

否则现在,赌运气的就该是她了。

秦尘此刻,看向前方。

“燕儿!”

“在!”

“下方那些魔族,总归是隐患,我来解决,你暂时帮助温献之和噬天狡,抵挡住这些人。”

“是!”

雪飞燕此刻,一步跨出,杀气腾腾。

而此刻,秦尘立于半空之中,看向整个武门内外。

盛极一时的武门,今日大乱。

这件事情,将会震撼整个大武圣域,整个下三天。

可是,此时此刻,秦尘却是更加愿意相信,破而后立。

今日武门遭难。

明日武门,将会更加强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