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未知原因,今天搜狗突然无法搜索到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书海阁拼)找到回家的路!

乔好好跟庄云骁一前一后回到家里。

她给司雪梨打了电话,说小小宝精神可以,能去野餐。

司雪梨说马上安排司机来接她。

乔好好挂电话之后,进房拿起黑色的母婴袋,往里面装上各种必须品后,便在房间里给小小宝念唐诗三百首。

司雪梨交待过,她除了照顾小小宝的日常起居外,最好能教他学习。

之前乔好好念过ABCD,唱过儿歌,也教过1234,但她觉得小小宝很聪明,很快就会听腻,然后频频打哈欠,她没辙,便给他念唐诗三百首。

只能说咱们的文化博大精深,哪怕她翻来覆去不知道念了多少遍,但小小宝还没有任何腻歪的神情。

估计是这小脑袋瓜根本消化不了这些诗句吧。

乔好好跪在床边,上身微微压着小小宝的双腿,两臂收紧,把他固定住,不然他随时就要滚走。

“念哪一首呢。”乔好好翻着厚厚的书本,声音恬静:

“还是这首吧,你好像挺爱听的。《赠卫八处士》,作者,杜甫。人生不相见,动如参与商。今夕复何夕,共此灯烛光。少壮能几时,鬓发各已苍……”

90后mm萝莉生活高清图片

客厅外,易蘅摇头晃脑,一副倒背如流的样子:“访旧半为鬼,惊呼热衷肠。焉知二十载,重上君子堂……妈的,这段时间天天听她念,我都能背出几首了,到达了文化的巅峰。”

庄云骁勾唇。

他跟易蘅没上过学,就算后来他被许彩凤收养,有上学机会,但他根本没心思学习。

易蘅说得对,天天听乔好好在这念唐诗,念到他都能背出几句,确实到达他的文化巅峰。

很快,司机到了。

乔好好放下书,抱起小小宝,拿起母婴袋,离开。

易蘅待乔好好走之后,露出忧心忡忡的神色:“骁哥,据斯嘉丽汇报,马康的弟弟马哲最近很活跃,而且听说已经潜进来了,可能是想为他哥报仇吧。”

马康,就是上次庄司燿满月宴的时候,拦住庄云骁的车,把庄云骁砍得浑身是刀伤的男人。

当然,马康最后死得很惨。

估计马哲吃不下这口气,所以出现为哥哥报仇吧。

庄云骁盯着电视里的赛车,正玩得起劲,漫不经心:“他伤不了我。”

他在马康身上栽了一次,绝对不会在姓马的身上栽第二次。

“我知道他伤不了你,可是乔好好呢。”易蘅愁的是这个:“她天天带着庄司燿,最怕马哲为了报仇什么下三滥的招都使出来,总不能禁足她吧,要不辞了她?”

总之,这些事不能跟乔好好说。

他们的生活太惊险,一天天就跟电影似的,他怕这个姑娘接受不了,或者傻愣愣跑去局子,给他们添麻烦。

反正易蘅觉得,没有任何事,比跟女人解释一件事,还要麻烦。

他宁愿自已私下想办法解决。

屏幕里的赛车停下。从第一名,渐渐沦为最后一名。庄云骁拿着游戏手柄,但按键早已松开。

辞退她?

据他所知,乔好好为了更好的照顾庄司燿,手头的工作能停就停,她还有一个老人要养。

而且她这么较真,让她放带薪假肯定也不愿意,她只会接受放假,但不能带薪。

“不要打草惊蛇,我会搞定。”庄云骁说完,重新开始游戏。

易蘅喃喃:“可惜斯嘉丽有任务在身,不然她们都是女的,方便贴身跟着。”

一小时后。

乔好好把小小宝交到司雪梨手里。

见他们一家五口其乐融融的,这种感觉让她真陌生,乔好好已经想不起来,家庭和睦到底是一种什么滋味。

“好好坐吧,我带了很多食物,帮忙吃点。”司雪梨在这坐了一个多小时,感受着蓝天白云,细风草地,简直叫人心旷神怡。

小宝知道好好姐姐是负责照顾弟弟的,于是热情的,递出一个饭团:“好好姐姐你吃这个,妈咪亲手做的,好好吃。”

“哎呀,让好好自已选啦。”司雪梨笑眯眯。

乔好好双手接过:“谢谢。我不挑。”

庄臣在不远处喊:“女儿,有鱼!”

“马上!”小宝激动得嗓子都扯破音了,立刻朝着河边跑去。

司雪梨双手抱着腿,看向河边,神情柔和:“小宝突然说想钓鱼,庄臣立刻叫人买了鱼竿过来,他对女儿总是千依百顺,对儿子不闻不问。”

乔好好笑了知。

她并不擅长交际。

见小小宝一早翻身满地打滚,并且抓着塑料袋啃,她轻轻拍了拍小小宝的手背,制止:“不乖,这个不能吃。”

小小宝被教训了,但是很开心的“咯咯~”笑起来。

司雪梨伸手摸了摸小小宝的后背,几天不见,又长个了,以后一定是个长腿欧巴:“小小宝喜欢你多过喜欢我。”

“你是他妈妈,永远是他最爱。”乔好好见小小宝实在想吃东西,掰了一截香蕉放他手里,让他吃着玩。

“你有兄弟姐妹吗?”司雪梨问。

“有个弟弟,但没有血缘关系,是后母改嫁时带过来的。十七岁。”乔好好回答。

“这样~”司雪梨又问:“那你奶奶在哪看病,有没有成效,我可以介绍医生你去看看。”

不得不承认,有钱有权,确实容易接触到顶级的医疗团队。好比大宝小宝看的那个儿童医生,就是国际权威,一般人根本挂不上号。

“谢谢庄太太,暂时不需要。”乔好好深知他们接触的医生跟她的不一样,重点是,收费也会不一样。

她现在手头没多少钱,况且老年痴呆暂时没有治愈的方法,她现在看的医生医术还行,控制得不错,她满足了。

“好吧。”司雪梨没有强求。

乔好好总有种疏人于千里之外的冰冷感,让她想热情都热不起来。

换作别人,司雪梨也许直接就把团队请上门给老奶奶看病。

但司雪梨深知,乔好好就是那种泾渭分明的人,如果得不到她的答应,就算医疗团队站在她家门口,她也能倔着不开门。

不过司雪梨知道,乔好好本性就是如此,应该说摊上这么一个家庭,背负着奶奶这个重担,很难开朗热情。好比以前她在司家的欺压下,就挺阴郁的。

是庄臣把她带出来。

“对了,我哥他们还挺好相处的吧。”司雪梨关怀:“要是他们冷脸什么的,你也别介意,男人嘛,没有女人细心。”

尤其庄云骁,本来就不是什么好客之人,不了解他的人,一定觉得他难相处。

“没有,易蘅挺好的。”乔好好有一说一。

给她买过几次宵夜,晚上她要是呆到十一点,就会提一句让她早点回去,她都记得。

司雪梨八卦之心熊熊燃烧,故意说:“我也觉得易蘅人好,有暖男潜质,就是被我哥带得直了点。而且他长得也不错,还够高,以后孩子一定是大长腿。就是人闷了点,不过可以调教的。”

“而且据我所知,易蘅没有谈过恋爱,还很纯情哦。”司雪梨坏笑。

乔好好唇贴着饭团,声音嗡嗡:“庄太太你想多了。”

“哎呀,男未娶女未嫁的,这不很正常吗。”

司雪梨左右微微晃动身体,身为一个三胎的妈妈,这一刻她也被粉色泡泡感染得有点甜蜜呢:

“你才23岁,易蘅好像30,大个七岁,挺好的。成熟,懂照顾。而且趁着年轻就应该享受恋爱呀,我老后悔以前没多谈几段,所以你……”

“咳咳。”庄臣站在雪梨身后,没想到一回来就听到她的真心话:“是吗?后悔谈少了?”

司雪梨立刻闭嘴。

她抬头,对上庄臣的视线,讪笑。

其实她也只是为了鼓励乔好好啦,以她以前的状态,异性都不能接触,怎么谈恋爱。

庄臣给女儿拿了橙汁后,走了。

司雪梨认真:“你看,一个人确实也能好好生活,但多一个人,你们互相扶持,风雨同路,不也挺好的吗。”

后来,天气变化,下起绵绵细雨,晚上的活动只好取消。

乔好好抱着小小宝单独乘坐司机的车回去庄云骁那里。

由于遇上交通事故,高架桥上堵了好久,回到家,已经是晚上八点。

乔好好第一时间进厨房忙活,给小小宝做晚餐,做好之后,端出桌面,又连忙把小小宝抱出来,放在餐椅上,准备喂他。

易蘅看了天气预报,见乔好好一个女的,大晚上也不安,道:“晚点雨更大,我来喂,你回去吧。”

乔好好看着易蘅,脑海里莫名浮起司雪梨说的那番话:

你看,一个人确实也能好好生活,但多一个人,你们互相扶持,风雨同路,不也挺好的吗。

乔好好意识到自已多想,她立刻放下勺子,站起:“好,麻烦你了。”

“要不要送你?”易蘅觉得乔好好也不容易,据他所知,她住的是关外,城中村,公交车少说一个半小时。

回去以后还得伺候老年痴呆的奶奶洗澡,做家务,起码得折腾到半夜才能睡。

而且,这姑娘也是老实,一根筋,接了工作,就一丝不苟的完成,半点懒也没有偷。

换作别的女人,看见这么晚,指不定就要撒娇卖萌,让他们看着小小宝,让自已先回去。

可乔好好从来不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