颀长身材男子摇头。

“不曾看出来。”

他接着道,“父亲,一年多前灵能真人和飞蝠剑王同时进入了四大边际,咱们发现了灵能真人在极北边际的踪迹,这两人来的目的,是和时空城有关吧?那这一次,这个年轻人会不会也是因为这个?”

“上次那两人确实是为时空城来的,你小叔那阵子在外界,能打探到相关的情报,这次的年轻人应该不是。话说你毫无头绪,反而问我?”老者说到最后,有些无语了。

男子笑了,和父亲谈话并不需要拘谨,他笑着道:“父亲,要不我再找到他,暗中观察一番?”

“吃饱了撑着么,”老者从树洞中出来,舒展了一下身体,“有这工夫,不如多加去历练,早点将修为提升到化神境,也好进入极北边际的核心区域,对付那妖物之母。”

外面的黑色妖物,自有他们这一族的元婴境修士负责定期清除,确保数量不至于泛滥,以及保证妖物不逃逸到外界去。当然了,妖物离开了黑气的特殊环境,逃到外界了,攻击威能也会降低一多半,造不成多大的灾难。关键是要遏制妖物之母。

“是,父亲。”男子诚恳应道,“我们这一族的终极使命就是设法杀死妖物之母,一代代人持续努力,总会实现。父亲,那我继续去历练了。”

不到化神境,没资格去直面妖物之母,因为实力不够。

他在元婴境后期这个境界上停留一段时间了,通过不断历练,和黑色妖物厮杀,既能有助于突破,也有助于继续熟悉这种妖物。

“去吧。”老者点了点头。

男子走之前,还是说道:“父亲,那个年轻人应该是神识感知到了我,虽然只是一瞬息的工夫,但应该感知出我是人族修炼者,且踩着一把阔剑在空中飞行。”

短发率性的清纯美女

老者手一摆,显得毫不在意:“上次灵能真人不也感知到了我的存在?他们能进来,但却不能抵达到这儿,和咱们族人也碰不上面的,只会知道极北边际有人族修士在和黑色妖物对抗,仅此而已。”

外界修士没可能和他们见上面,更不会有机会和他们交流。所以他们和外界修士依然是隔绝的,是两个世界的人,他们不会受到外界修士的任何影响。

“父亲说的是,”男子听完后也就没什么在意的地方了,补充道,“而且那名年轻男子已经迷失了方向,搞不好是出不去了。”

“生死有命,”老者摆手,“选择进来,

就要做好殒命在这儿的准备。”

他不关心那个年轻人进来是干什么来了,也不会惜才爱才而去帮助那个年轻人脱离险境。

儿子告辞离开后,他又坐回了树洞中,继续修炼。

这几天妖物之母那儿有其他几名核心族人在压阵,出不了事,他有难得的几天休闲时间。

……

王伦继续行进,通过确认黑色怪物的级别,来判断是否要立即撤离。

现在又是两个小时过去了,除了半小时前发现了一个大概二十亩大的坑外,就没其他发现了。

坑的深度只有七八十米,只底部有一圈积水。这也表明极北边际的水很少,王伦在这个坑里检查了一会儿,发现这应该是一座灵矿,只是早被采集完,费了一番工夫他才发现了黄豆大的灵石碎片,不过区区几块而已。

灵石肯定不是被黑色怪物采掉的,估计这儿不止住着一名人族修炼者,可能有十几人,可能是一个家族,甚至可能是好几个家族。

发现湖泊和废弃灵矿的事,倒是可以作为佐证,证明他在极北边际“生活”过。

十几分钟之前,他碰到了一头攻击威能比黑焰麒麟还要强上一分的黑色怪物,与之厮杀了一番,发现根本没可能击杀后,为了不被对方一直追杀,他躲进了地下深处,硬生生拖到了对方飘荡着离开了附近。

现在,他只打算小范围活动一下,如果再碰到差不多的黑色怪物,他会选择撤退。

毕竟,这一类级别的黑色怪物出现了后,更强的黑色怪物,就是化神境级别的了!那种对手,他都不能和对方厮杀,与其真碰见了只能仓皇逃跑,容易出问题,还不如稳健一些,及早躲避危险。

边走,他边观察着四周,没过多久,斜刺里冲出来一头类似犀牛的黑色怪物,攻击威能爆表。

“这地方不能再停留了。”

王伦草草和敌物厮杀了几个回合,再次土遁,躲进地下深处蛰伏,等敌物因为感知不到他的气息而离开后,王伦才出来,一路往回走。

往回走了足足两个小时,抵达了相对安全一些的区域,王伦从储物戒中,取出了二号空间信标。

该探查的已经探查到底,能力范围内,他已经做到了极致,无法再承担冒险的后果,只有返回。

将二号空间信标放置在沙地上,王伦走进了壳子里面,迅速激活了空间信标。没

有犹豫,王伦又祭出了万灵宝瓶。

也幸亏身材颀长的男子没有在暗处观察,否则看到了万灵宝瓶,定然会改变一些事情,甚至王伦的命运都会被改变。

王伦利用万灵宝瓶,迅速启动了空间传送。

速度必须要快,一来减少黑色怪物攻击的机会,二来也是让人族修炼者没机会赶过来查看动静。毕竟传送过程完成的越快,动静被人发现的几率就越低。

万灵宝瓶中的高等级能量迅速释放出来,在王伦周围形成了一层光罩,而后光罩越来越厚,包裹住了王伦。

二号空间信标,则和万灵宝瓶建立了联系,相当于是发射装置,会将万灵宝瓶连同王伦“发射”出去。

高等级能量,充当助推剂的功能。王伦知道现在高等级能量不缺,万灵宝瓶不缺,唯一的隐患就是发射装置,也就是空间信标了。空间信标在高等级能量的助推下,会将万灵宝瓶发射出去,如果空间信标出错,这个功能出了问题,空间传送会失败,要么就会启动不了发射,要么就是启动了之后在半路上爆掉,也就是王伦和万灵宝瓶会在空间传送的半路上迷失在某处空间中,无法抵达灵界的某个地方。

二号空间信标是复制品,王伦虽然检查过了,确认它获得了真品的功能,但毕竟效果会弱化很多倍,不一定能够传送出足够的距离。

成功的几率有八成。意味着有两成几率会失败。

“二号空间信标和万灵宝瓶的联系建立了。”

王伦仔细感知着,此刻并没有在患得患失。

“高等级能量被激活,只等空间信标将万灵宝瓶发射出去,好提供助推作用。”

“万灵宝瓶在往上升,连带着我也跟着在上升。”

“一头黑色怪物冲过来了,嗯,它撞不开光罩,身躯直接就崩碎了。”

王伦发现一切很正常,黑色怪物奈何不了他身体周围的光罩。

当他和万灵宝瓶飞升到三十米的空中时,高等级能量的助推作用在迅速起效,飞升速度在激增。

王伦最后一眼看到底下的二号空间信标时,发现它正在被一头蜥蜴样子的黑色怪物碾压过去,肯定会破碎。

至于留下的痕迹,会不会被极北边际的人族修炼者发现,王伦也管不着了。

毕竟只要顺利离开了极北边际,这儿的一切会和他无关,不用在乎这儿的任何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