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的真伪并不重要。”西尔维娅深深地看了维克多一眼,说道:“重要的是,你必须学会从自身的立场去听故事,讲故事,而不是被花言巧语牵着鼻子走。”

“康斯坦丁是个出色的说客,他用讲故事的方式,委婉地告诉我们,光辉骑士团已经找到了借口,任何人敢破坏撒桑帝国与野蛮人的关系,都会遭到光辉骑士团的猛烈反击。”

“亲爱的,我今天就教你如何站在自己的立场上听故事。”西尔维娅抿嘴笑了一下,问道:“康斯坦丁为什么要耗费口舌,叙述法师、术士和初代教皇的秘闻?”

维克多思索片刻,赫然道:“我想不出来。”

“那换一个角度去想,这件秘闻对我们有什么用?对教会有什么影响?”西尔维娅循循善诱的问道。

“没有影响。”维克多摇头道:“好像……对我们也没什么用。”

“对我们没用,对康斯坦丁却很有用。”西尔维娅接口道:“他抛出了一个没什么实际价值的秘闻,吊起所有人的好奇心,增强他说话的份量。首先,圣骑士家族知道秘密,而听众不知道。当康斯坦丁分享秘密的时候,我们渴望了解更多的秘闻,对掌握秘密并愿意分享的人产生亲近感,不自觉地把自己摆在了更低的位置。康斯坦丁由此把握了谈话的主动权。其次,康斯坦丁通过揭露教会与法师的合作关系,暗示初代教皇是神选者,而他是骑士,圣骑士家族是站在骑士这一边,这就为他下一步谈话做好了铺垫。”

“1500年前,圣骑士家族抓住机会,架空教皇一脉,夺取教会的控制权,干涉世俗政治,这件事情一直受到领主们的诟病。现在,圣骑士们以骑士的身份自居,那次篡权就变成了骑士阶层与普通神职者的斗争,从而瓦解我们的抗拒之心。”

“接着,康斯坦丁又抛出了法希尔德的英雄事迹,表明圣骑士始终是人类国度的保护者,拥有最高执法权,他们就占据了大义名分。”

“没有证据能够表明,野蛮人圣物与巫师的强大有关,可康斯坦丁硬是把两者扯在了一起。他又提出一个难以验证的推测,说什么灾难即将发生……”西尔维娅冷笑道:“这是威胁和借口。”

“神职者必须发下誓言,遵守光辉法典,才能掌握中高阶的神术,一旦违背誓言他们就会失去神眷。但是,任何牵扯到传奇巫师和灾难的事情都是领主的大忌,神职者可以理直气壮的采取强硬措施,而不必担心违背誓言。换句话说,光辉骑士团已经在圣殿军和裁判所内部统一了认识,只要他们一声令下,中高阶的圣武士和战斗牧师就敢制裁领主。就算罪名子虚乌有,执法神职者也不会受到誓言反噬,如果下令的圣骑士失去神眷,他还是个骑士,光辉骑士团已经为他安排好了退路,至少能在撒桑帝国当上领主。”

“试问有那个领主敢轻举妄动?”

陈韦蓉清秀浅笑显优雅

神职者对世俗骑士行使执法权必受到光辉法典的拷问,这种源自灵魂层面的拷问绝不是梗着脖子嘴犟就能蒙混过关的。长久以来,裁判所神职者的手上沾满了无辜者的鲜血,许多圣武士和牧师无法面对内心的罪恶感,从而失去了圣力,但有些意志坚定的狂信徒把庇护巫师的平民穿在木刺上,任由受害者哀嚎惨叫,流血至死,却还能获得神眷。他们靠的就是“问心无愧”四个字。

维克多默默点头,西尔维娅继续说道:“康斯坦丁最后说出了光辉骑士团的真实目的,他们不允许其他人打野蛮人的主意。哼!我们既不能亲近野蛮人,又不能怠慢,否则就会威胁到人类国度的安。说穿了,圣骑士家族担心南方诸王国设法博取野蛮人的好感,破坏他们的重要布局!”

西尔维娅摇头叹道:“只有索菲娅讲了一句有价值的实话,她说哈拉尔德长老对灾难未必知情,野蛮人南下渡河,寻找圣物,只是在遵循先祖的预言。这就是事情的真相。野蛮人世代守护亚瑞特山,勇猛顽强,岂会惧怕敌人和灾难?如果真有强敌出现,他们高兴都来不及。”

维克多愣了好半天,苦笑道:“我居然忘记了彼此的立场,被康斯坦丁的故事迷惑了。”他模仿圣武士的语气道:“我们知道许多秘密,我们比你们高贵古老,我们也是骑士,篡权都是为了骑士的利益,我们还是神职者,保卫人类国度责无旁贷,野蛮人的事情与大巫师有关,亚瑞特要发生剧变,会波及到人类国度,你们都得听我们的,谁不听话,我们就收拾谁……是这样吧?”说着,他抬高音量怒道:“圣骑士家族以为自己统一了诸王国,是所有人的皇帝吗?”

“可不就是吗?”西尔维娅淡淡的道:“诸王国缴纳的十一税供养圣骑士家族,圣骑士可以在诸王国的信徒当中征召圣武士,他们的圣殿军自由通行于诸王国的领地,他们掌握宗教裁判所,可以惩戒诸王国的领主……你说,这不是诸王国的皇帝是什么?”

维克多目瞪口呆的说道:“那撒桑帝国还打什么统一战争?”

“亲爱的,你说呢?”西尔维娅芊指抚弄秀发,似笑非笑的问道。

怎么能被自己的女人看不起?!

维克多胸口一热,-3高速运转,思路渐渐清晰。

地球上曾经有两个日不落帝国:西班牙帝国和大英帝国。太阳在任何时候都会照在其领土上。正如《旧约》诗篇谈到的弥撒亚王:“他要执掌权柄,从这海直到那海,从大河直到极地。”

然而,几个世纪之后,日不落帝国就瓦解了,殖民地纷纷独立,其中经历了多场战争和流血冲突,而最激烈的反抗者恰恰是殖民者的后代。那个时代已经有了火车、轮船和电报,这说明地域的远近和亲缘关系都不是维系统一的主要条件。

所谓大一统的人类帝国必须执行相同的经济政策,相同的法律,具备相同的价值理念。如果宗主无法维系领主的利益那就不可能实现统一的大帝国。

虽说手心手背都是肉,但五个手指头各有长短,帝国皇帝想要一缸水端平,何其艰难。光辉骑士团已经站在了权力的至高点,他们只要维系现状就能获取最大的利益,统一人类国度反而是件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维克多长出一口气道:“撒桑帝国攻打三王国是为转移内部矛盾,而撒桑帝国的内部矛盾也是光辉骑士团故意制造出来的。”

“说得没错。”西尔维娅赞许道:“圣骑士具有最强的武力,承担最重的责任,却没有享受到最多的权利。他们对教廷早有不满,夺取教会的控制权完在意料之中。但光辉法典的约束力太强,圣骑士家族想要摆脱法典的掣肘,却又不愿舍弃神术的力量,所以他们暗中建立了世俗政权。”

“撒桑帝国有三大势力,东部和南部属于腓烈特家族,西部属于巴塞留斯家族,中部领主集团和北部的月熊家族是两大皇族的缓冲。圣骑士之所以要这样安排就是为了牢牢拴住腓烈特家族,或者说是控制堕落圣骑士家族。”

“当初,腓烈特家族只是一个被流放的小家族,光辉骑士团将他们扶上帝国宝座,那些失去神眷的圣骑士不断与腓烈特家族联姻,时至今日,撒桑皇族与圣骑士家族血脉相连。不过,掌握神术的圣骑士与普通骑士毕竟不同,哪怕他们出自一脉,彼此之间也有很大的隔阂。而矛盾根源就在于,光辉骑士团命令世俗子嗣协助他们的作战。”

“干了圣骑士的活,却没有圣骑士的待遇。”维克多笑着说道。

西尔维娅颌首道:“所以,光辉骑士团给腓烈特家族竖立了一个强大的竞争对手,巴塞留斯家族。腓烈特家族想要保住自身的地位只能依靠光辉骑士团的援助,对圣骑士的命令无有不从。”

“为了转移帝国的内部矛盾,光辉骑士团指使腓烈特家族向多铎王国发动战争。当然,这场战争是很有必要的,因为三王国一旦完成统一,将对撒桑帝国构成巨大威胁。而转移矛盾的具体做法,就是用战争促进青麦贸易。”

西尔维娅一针见血的指出:“站在教会的立场上,卖不掉的青麦应当免费供平民食用。撒桑皇室把粮食换成了财富,帝国领主皆大欢喜,当然愿意协助圣骑士抵御荒野兽人,就连巴塞留斯家族也不例外。”

沉默片刻,西尔维娅悠然神往道:“初代教皇伊诺克陛下的权谋手段真是令人叹为观止,他或许早就料到圣骑士家族会造反,光辉法典的存在避免了最根本的危险。试想一下,七大圣骑士家族如果统一人类国度,他们必定陷入争权夺利的内斗,无法平衡各方利益将导致人类大帝国的血腥内耗,那人类的命运就真的岌岌可危了。现在嘛,只要圣骑士不想失去强大的神术,那就只能精诚合作,为人类开辟更多的生存空间,而我们同样是受益者。”

西尔维娅朝维克多笑了笑,问道:“你听说过麦酒吗?”

“据说很久以前,北方的领主会用青麦酿酒,自铁山帝国消亡之后,人类的粮食短缺,青麦不再用来酿酒了。”维克多答道。

“很快又会酿了。”西尔维娅说道:“水利工程和深耕细作的种植方式使得粮食增收,撒桑帝国的青麦将出现极大富余,除了满足人口增长的需要之外,青麦贸易基本上宣告结束了,哪怕撒桑帝国发动更大规模的战争也没有用。青麦滞销只能用来酿酒。有了麦酒,撒桑人可以效仿纳维尔王国,摆脱水源条件的限制,在战略要地建设小型城堡和岗哨,向东部荒野不断扩张。另一方面,南方有紫蔗酒和杜松子酒,野蛮人的亚瑞特山就成了麦酒的主要市场。撒桑人想要用麦酒换取亚瑞特山的资源,尤其是矿物资源,这就是撒桑帝国目前最重要的布局。”

“难怪光辉骑士团不允许南方领主破坏撒桑帝国与野蛮人的关系,甚至以大巫师和灾难作为借口来恐吓我们。”维克多点头道。

“亲爱的,野蛮人只是个契机,真正改变时局走向的是你。”西尔维娅在维克多唇上轻轻一吻,说道:“他们有他们的打算,我们有我们的打算。”

“光辉骑士团的战略重心将转向北部荒野,尽管他们仍会对南方三王国保持压力,但战争烈度会小很多。多铎王国必须抓紧时间恢复元气,纳维尔王国则要把主要精力放在新农牧和水利工程建设上,法鲁尔侯爵已经暗示康斯坦丁,他们不会帮助撒桑帝国对抗半人马氏族,但会向撒桑帝国提供铁料。冈比斯可以将目光投向南大陆,威廉姆斯大公利用教宗对灾难的推测,胁迫各大领主支持他建设港口,让王室掌握南拓的主导权。而我以光辉骑士团的压力为由,不允许索菲娅收留强大的野蛮人追随者,这对我们有害无利,如果索菲娅不听劝告,等野蛮人渡河之后,我就把她赶出人马丘陵。反正那时候,我们所有的战略目标都实现了。”

“亲爱的,这件事情没得商量,你不要怪我。”西尔维娅轻声说道。

维克多摇头道:“我怎么会怪你,我可不想索菲娅的身边有一位黄金阶的狂战士。芮格佐要是发起疯来,我还真拿她没办法。”

“无法控制的力量就是巨大隐患。”西尔维娅微微颌首,娇笑道:“今晚你去陪吉莉安大小姐吧,问一问契布曼家族对港口的态度。奥古斯特插手契布曼家族已成定局,但是,我该持的态度还是要有,总之不能让他们轻易得逞。明天一早,我们就出发,去兰德尔领,野蛮人长老与索菲娅同行,教宗不去。”

“克莱门特冕下不是说好了要造访兰德尔家族吗?怎么又不去了?”维克多顿时就急了,他还指望从教宗的手上捞取一点好处,最好能让图尔南斯帮纳尔森完成两大秘形与振动秘法的融合。

“培罗主教没有明说。”西尔维娅摇了摇头,神情古怪的道:“但以克莱门特的为人,我估计他已经去了兰德尔领。”

维克多张着嘴,暗暗忖到教宗这是在玩微服私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