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明月它真的怀恨吗?如同苏东坡的揣测,“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为什么在人间离别的时刻,天上的你却如此圆满?你难道也怀情抱恨吗?

明月一定是有心事的,“月如无恨月长圆”,如果心中没有深情,没有自己隐隐的幽怨,它为什么不夜夜都是圆满的呢。

林淡风收回远眺的目光,将那份甜蜜的回忆仿佛历久弥新。

他脸上因伤口溢出的疼痛感,一层又层传来。看的旁边的人禁不住跟着难过。

林淡风却依旧努力强撑着一口,十分欣慰道:“你们不知道,哥哥醒来那一刻,却一把扯下正在帮他擦拭的我的面具时,我愣住了……你们可知道整个双煞宫,我是堂堂少宫主,从来没有人敢摘下我的面具,却被他就这样一下子摘了下来。我依旧记得哥哥当时的样子,他微微笑着,禁不住感慨:好一朵美丽的林公子。”

林淡风说着过往,脸上一直洋溢着幸福的浅笑。

他继续说着:“哥哥是第一个摘下我面具,看到我面容,唤我:好一朵美丽的林公子的人。就是这样的一句幽默的称赞,让我感受到心旌摇曳是如何的感觉,仿若飘在云端一般柔和曼妙。每当月落乌啼的时候,我就带了好吃的好玩的,偷偷跑来霜满天看他。两个孤独的灵魂心心相惜,相见恨晚。彻夜秉烛相谈甚欢。”

林淡风缓缓转头,望向那湖中的亭台:“这汉白玉亭台,亭前环带状涓涓流水,亭外是矮矮的小青山,我独此倚栏而靠,轻挑琴弦,哥哥台上水袖轻舞,在这个四方的亭台之上,这般恣意,好不洒脱。一举手一投足间,那是倾洒世间的勾魂药,摄魂丹,于我魂魄两散。

两颗沉寂已久的冷寂之心,逐渐绽放花火,重新活络生机勃来。头顶的白云在飘,远处花香在释放,这一方世界是独属于我和哥哥的,我的欢喜,我的热爱,一切尽在咫尺之间。

我窥视着亭中轻舞的身影。如幽花含露一般的柔软腰身,欲语还休,一下子倾了心……

这么多年,我一直在等。

一人静坐,听雨听风。

纯净王小羊在丛林里飞舞

待他回眸一笑时,刹那间这荷花宫天朗气清了,所有鲜花嫣然盛放,而我也如那桃花一朵,开在枝头,芳菲夺目,流霞欲醉……”

林淡风的话情真意切,让人一下子润了眼,那旁的高蓝最是心殇。

林淡风接着道:“我不能时时陪在他身边,我就找寻到了祁欢的舅舅,并让他带去了紫苏,紫苏是双煞宫的人,本是爹爹留给保护我的人。紫苏你是个绝世武学奇才。

后来我知道了哥哥的打算,他胸怀大志。就在暗处配合苏舅舅一起帮祁欢,双煞宫本来就有东瀛奇门异术,绝色坊和人兽都是舅舅的计划,而我就是配合祁欢争取四大门派,包括宋少慈的事,那缈渺姑娘也是我特意安排的,并非是什么宋少慈的女儿。另外,千桥镇林家,是爹爹的堂弟,算是我们远亲的叔叔。所以我托小狸猫送去一份贺礼。”

高蓝突然想起什么:“包括你救白轻盈,也是因为南荣王爷吧!”

林淡风点头:“不错,哥哥跟我说,白轻盈曾经是他在世上唯一真心以待的人,所以江湖之上,他托我保护好他这个弟弟。”

说完,他目光涟涟的看向高蓝:“我对哥哥的爱早已超越生死,超越厮守,更多的是成。爱他成他所想。守护他的梦想,他的所爱……所以,我会将你和小狸猫留在荷花宫,避开这场纷争,”

高蓝有些情难自已:我抢了你的人儿吗?是我的错……

林淡风苦笑一声,十分凄凉道:“我知道哥哥他是真的爱你,他会在你走了许久,都站在原地不肯离去,他会因为你的即将到来,忐忑欣喜不安……”

“双煞宫的小宫主,不谙世事。却爱上了心有江山的南荣。”高蓝不做辩解,苦笑,侧脸望着一片荷花。

“这片荷花池,我本来想叫它霜满天,因为那是我心中最快乐的时光,但是,我觉得那应该是哥哥最难过的经历,所以……等父亲一去世,我就把存有花儿哥哥最残忍记忆的部分双煞宫毁掉了。我把当年虐待哥哥的人天涯海角追逐,恨不得千刀万剐了。

哥哥他这辈子都练不了功夫,保护不了心爱的人。外面传都是他的阿娘为自缢,其实哥哥自己知道他的的娘亲是惨死,他眼见侍卫一刀劈死额娘……只有拥有权利才能主宰一切!他醉心权术谋略,广罗天下英才,为自己所用。”

“高蓝,你知道他今日在牢笼里面跟我说什么了吗,他说:淡风啊,你这又是何苦,我是喜欢过你,我对你是喜欢但对高蓝却是真的爱啊。自从遇到高蓝之后……一切都变了,我对你既有过感情,又是羁绊,又有利用……”

高蓝颤抖……

林淡风抬头望着上面的匾额:“莲心殿,问莲根,有丝多少,莲心知为谁苦……我等你十二载,如今终归是一份解脱了。”

“高蓝,”林淡风抬头去看高蓝,一副楚楚面容,“你很诱惑,哥哥心里有你,也是情理之中,我还记得当时抱着你荡秋千的时候,你胸口起伏的心跳,是那么的鲜活,没人能禁得住你的诱惑……高蓝,可否答应我两件事。”

高蓝向前走进一步,沉声道:“你说吧。”

“第一件事希望今后你能帮我照顾好我的妹妹,小狸猫。”林淡风说完,幽怨的看了一眼旁边泪水磅礴的人。

“我答应,她也是我的妹妹。”高蓝一脸坚定。

林淡风欣然一笑,继续:“第二件事,我希望你能帮我救出哥哥,他……也很不容易。”

“我……”高蓝低下头。

林淡风见状,极度激动,眼睛里流出无限渴望:“高蓝,我求你了,一定要救救花儿哥哥。”

高蓝抬起头,目光如炬:“放心吧,我会竭尽所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