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兰斯见大哥眼神中的异动,继续朝对方劝道:“无论是摩西戈或者是芭茜,我想,没有任何一辆汽车供大哥使用吧!”

“难道大哥准备步行寻找蓝萌妹妹的下落吗?”

“好吧!说的对!到了任何地方没有汽车可不行!就按照说的去做!至于的车身颜色……到时候我会给改变的。”

刘琦听了兰斯的提醒,确实如对方所说的那样,除非自己开卡车,但这样明显不现实。

“大哥!是嫂子的电话!”兰斯朝刘琦提醒道。

“接通吧!”

“老公!人现在在哪?我和一起去找蓝萌!”屏幕中出现了董青担忧的神色,着急朝刘琦问道。

“正在高速上,蓝萌我会找到的,就放心待在家里等我的消息吧!”

“让我怎么放心?蓝萌只是个孩子,而芭茜那是什么地方?被绑架到那里,对于一位女孩来说,这意味着什么,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绑架蓝萌呢!”董青的声音带着颤音,双手因用力过度,显得有些通红,而眼中带着红丝,显然哭过。

刘琦听后,顿时沉默起来,就如董青所说的,蓝萌现在的状态任谁都感到担心无比。

“不管发生什么,蓝萌至少还是认的那个妹妹,

精灵公主

现在,我敢保证,蓝萌兄妹二人至少是安全的!欢欢和乐乐我已经派往芭茜那边,先去找找蓝萌俩人,如果运气好的话,或许两只鹦鹉能找到蓝萌二人的踪迹。”

“要是找不到呢!”此时,董青由于担心蓝萌,脑海里充斥着负面图片,对于刘琦的关心,根本听不进去。

“如果找不到的话,至少我到了那里,由两只鹦鹉帮忙,会方便很多。”

“我真的不能去吗?”董青担心蓝萌的安危,露出可怜兮兮的神态,要求道。

“真的不能!我去芭茜是为了找蓝萌,到了那里后,甚至有可能接触到当地的犯罪集团,要是跟着我,又如何专心的去寻找蓝萌的线索呢。”刘琦见董青的神态,硬生生的拒绝道,这次前往芭茜,还有金属士兵跟随,谁也无法保证过程中会遭遇到什么样的突发情况。

“那好吧!有任何关于蓝萌的消息记得跟我说声,记住!是任何消息!”

“大哥!能确定蓝萌妹妹失踪的具体时间吗?”兰斯见大哥刘琦结束了与嫂子的通话,便朝对方问道。

“魔星酒吧的音乐节结束后!从刘智那里获得图像来看,绑架蓝萌的这伙人明显受过专业训练,甚至,堪比世界特种兵。”

“但因图像质量太差的缘故,具体身份特征无法识别。”

“怎么?难道有什么办法?”刘琦听了兰斯的问题,有些疑惑道。

“办法是有!但首要的任务便是识别出绑匪的身体特征,不然的话,这方法很难凑效。”

“要是能识别出,我也不至于这么被动了!甚至,就连的刘智二哥也能找的到对方。”

刘琦心里暗暗叹息,这方法跟没说,没任何的区别。

由于SK超级跑车只是单纯的使用纯电动驱动,驾驶室内安静的甚至能听到自己的呼吸声,外面的一切景物飞速的朝身后一闪而过。

“车速这么快!不会被交警拍到吧!”刘琦看了眼现在的车速,已经达到了三百公里。

“呵呵!整条高速上有多少个摄像头全部在我的大脑里,绝对不会被摄像头拍到。”兰斯听后,突然笑了,充满自信的声音回荡在车内。

“可惜的是,国内所有高速都限速,要是像?国那样,有无限速高速公路,那跑起来绝对爽!”或许觉得车内过于安静,单调,兰斯不由放了首比较舒缓的音乐。

“呵呵!没办法!速度固然重要,但是,保证不了车主的生命,又如何谈提速呢!”

“等三省基础建设的差不多了,我打算在三省之内建设几条无限速高速公路!”刘琦对兰斯说道。

“恩!钢菓有这最基础的条件,倒是可以实行,到时候,我一定到钢菓多跑几圈!”

“呵呵!不用在钢菓,其实国内就可以,只是,暂时需要一定的时间。”

“大哥!这话怎么说?”兰斯听后有些纳闷道。

“锅顶山附近的那一千亩荒地,我决定打造成一处SK超级跑车的专属赛车场,到时候,任何SK车主完全可以在这条赛道上任意驰骋,尽情的发挥自己爱车的性能。”

接着,刘琦便将自己的打算说给了兰斯。

……

晚上八点,浦西国际机场。

刘琦搞定了兰斯的拖运问题,便直奔候机大厅,而距离登机时间不到半个小时。

由于大年初二,正值春节假期,候机大厅的人并不多,但整个机场被装饰的年味十足,一串串代表喜庆的红色灯笼,各种丰富多彩的年画,让人目不暇接。

刘琦的到来倒是和以前一样,吸引了很多人的注意力,鹤立鸡群非常符合现在的场景,

候机厅等待登机的游客或者是机场工作人员,无不震撼的打量着刘琦那魁梧的体格。

对于周围好奇的目光,刘琦始终保持着淡定,早就习惯了各种异样的眼光。

“这是安琪儿?”手腕上的一号装置响起了震动声,但看到来点显示,刘琦脸上露出了一丝惊讶。

刘琦见状,便掏出自己的手机接了对方的电话。

“安琪儿小姐!好!”刘琦客气的问道。

“蓝萌现在在哪?”蓝萌倒是问的直接,干脆,直接朝刘琦问起了蓝萌的下落。

“芭茜或者是摩西戈,但芭茜的可能性比较大一点!”刘琦直言道,丝毫没有任何的隐瞒。

“刘总!真的确定我的妹妹在芭茜或者是摩西戈吗?今天可是们的大年初二,仅仅不到三天的时间,蓝萌兄妹二人就被绑架到了南美?

我说刘总,这是在欺骗我们的智商?还是原本知道蓝萌在哪呢?”

电话的另一头,约翰斯拓客和撒旦两人紧张的看着正打电话的安琪儿。

“安琪儿!刘总说蓝萌被绑架,那肯定是掌握了足够的证据,这急慌慌的质询人家,刘总会怎么想?”一旁的约翰斯拓客劝道。

“哎!只是,刘总的话确实有很多疑点,除非是乘飞机离开这个国家,否则,绑架蓝萌的人又如何到了大洋彼岸?”撒旦皱眉朝好友劝道。

但接下来,安琪儿对刘琦说话的语气,使得两人立即紧张起来。

“我觉得救人的事情还是交给警察或者是国际刑警吧,刘总只需要做好自己该做的就行。”抓坏人?安琪儿觉得还是警察靠谱,至于电话另一头的刘琦,安琪儿觉得对方适合当打手,但要救人,那就算了。

刘琦听了对方的话,额头上顿时冒出了几条黑线,暗叹这女人是吃错药了,还是脑袋夹裤裆了,脑门发热?这说话也太冲了吧。

但想到对方担心蓝萌,刘琦也不好发作,接着,便将刘智获得的视频发到了对方的手机上。

“这是那天绑匪的作案视频,虽然图像模糊,但被绑架的两人确实是蓝萌兄妹二人。”

刘琦说完,便挂断了电话,对方如何去做,已经不关自己的事情了。

刘琦看了看时间,也到了自己登机时间,便起身,朝登机口走去。

走到登机口,刘琦不得不低头,避免自己的头部和走廊来个亲密接触,同时,刘琦心里对于坐飞机所产生的烦躁感再次填满了心窝。

“先生!请注意头顶!”漂亮的空姐见刘琦的个头,好心的提醒道。

“恩!谢谢!”刘琦点头感谢道,而自己挪动着庞大的体格向飞机内慢慢移动,或许因为这架飞机型号比较小的缘故,

当刘琦走进客舱时,顿时感觉头有些大,相对狭窄的过道需要刘琦横着走,不然的话,很容易碰到过道两边的游客。

“卧槽!这是哪来的棕熊?这身材也太变态了吧!”紧挨着窗户的一位青年见刘琦费力的经过过道,顿时惊叹道。

“是啊!我看啊!对方的体格已经超过了那些打篮球的,也许对方是国家队的吧!”

“长这么高有啥用?坐飞机都这么困难,那平时坐车怎么办?”有人怀疑道。

“这男的长得倒是挺帅气,尤其是身上的气质,很吸引人,只可惜,这身高太高了!”有位年轻漂亮的女孩惋惜道。

面对各种议论声,刘琦终于走完过道,来到了头顶舱。

“还好!这座椅不太憋屈。”刘琦庆幸的看向属于自己的位置,暗暗感叹道。

“大哥!是打拳击的吗?”等刘琦坐到自己的位置上,身边一位青年看向自己,眼中透着好奇,客气道。

“哦?怎么确定我是打拳击的呢?”刘琦听后,有些奇怪的朝对方问道。

而刘琦之所以感到好奇,完全是因为耳边经常听到,说自己是国家队的运动员。

“呵呵!大哥的体格虽然魁梧异常,但这双手,我敢保证,大哥的手绝对是我见过最恐怖的一双手。”青年面带笑容,眼睛透着一丝亮光,紧盯着刘琦的双手。

“呵呵!我想兄弟误会了,我可不是什么拳击手!”刘琦伸出右手晃了晃,自己可觉得这手可没啥特殊之处,当然,除了比较大。

“那大哥有没有兴趣来我们的俱乐部!这是我的名片!”青年听了刘琦的话,眼中的亮光再次放大,双手递上了自己的名片,并邀请道。

“拳击手?我看还算了吧!”刘琦看了看手里的名片,见对方是一家知名拳击俱乐部的经理,便拒绝道。

刘琦相信,这个世界上很难有人能接下自己的拳头,铁拳实至名归。

“各位尊敬的旅客!……”空姐轻柔而又略带甜蜜的声音响起,飞机准备起飞了。

大洋彼岸的某个地下室内,一位长相如动漫走出的女孩正昏睡在冰冷的牢笼里,

而在女孩相邻的牢房里,同样有三位来自不同国家的女孩正依偎在一起,警惕的打量着周围的环境。

“砰!吱!”金属牢门打开,一位带着头罩的男人端着饭菜走进老房内。

“喏!这是们的晚餐!”男人说着蹩脚的英语,几个白瓷大碗递到了牢笼里。

“喂!醒一醒!别装死了!如果还想继续绝食,我们老大说了,可以满足的要求,但是,可要想清楚了,我们这里可是有很多优质男等着呢!”蒙面男说说到这里,眼中透着邪念,打量着老房中的女孩,视线紧盯着对方裸露在外面的娇嫩肌肤。

“们将我的哥哥关在了哪了?除非我能见到我的大哥,否则,我宁愿死在这里,也不愿意吃一口饭。”虚弱的女孩睁开纯净如水晶般的大眼,眼中透着执着,抿着薄薄的红唇,倔强的看着铁笼外面的蒙面男。

“我说过!大哥已经死了!即使再问一百遍,结果还是一样的!”

“至于大哥的尸体,我想,已经成为了某个海兽的食物!”蒙面男不耐烦的说道。

“不可能!我不相信大哥已经死了!一定是们骗我的对不对!”

“我要见我大哥!快放我出去!我要见我大哥!”女孩再次听到难以接受的消息,终于承受不住内心的痛苦,起身,哭喊着,柔嫩的双手敲着犹如婴儿手臂粗的金属牢笼。

“想见大哥?很简单,只要死了,就可以见到大哥了!不过,要真的死了,倒是可惜了这幅好皮囊!”

“麻蛋的!也不知道老大怎么想的,费这么大周折只是为了找这种类型的美女?”蒙面男不再理会铁笼中的女孩,走出老房,关上了铁门。

“哥哥!”女孩哭泣着,依靠在铁笼里滑到了地板上。

只是,女孩在痛苦的时候,脑海里不由想起了那巍峨如泰山般的男人,此时,女孩是多么的希望心中的姐夫能出现在自己面前。

“妹妹!我劝还是好好吃饭吧!只有保证足够的体力,才能有机会逃离这里,不然的话,很容易沦为这些人的玩物。”

就在女孩伤心时,旁边的铁笼里传来了关心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