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面安瑞普的市长先生被稽查局带走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但在展厅里却并没什么影响,对这些千里迢迢特意抽时间赶来参加展会的豪门贵胄来说,他们才不在乎一个小小市长的去留,他们更希望搞清楚周铭这时候突然参加这个展会究竟有什么目的。

于是这些人进了展厅就直奔向燕山电子集团的展台,然后就是异口同声的一句d!

不管是胡安梅塞德这些跟周铭关系不错的,还是伯亚奥波德这种跟周铭不对付的,他们都为燕山电子集团的展台设计感到惊叹。

“这确定只是一个科技展的展台吗?我甚至会认为这是在好莱坞科幻影片的拍摄现场……不,或许好莱坞都做不到这样,当那些白痴还在鼓捣傻大粗的方块玩意的时候,没想到我们的东方朋友居然已经能做到这么美轮美奂吗?我感觉这就是艺术!”

“周铭这个家伙每次都能出人意料,就好像我们不瞪大眼睛张大嘴巴,他就会不满意一样,据说这个展台还是他出手设计的,艺术设计审美这一块已经是我们这些自诩贵族的家伙们最后的遮羞布了,他连这个风头也要把我们给撕了吗?说真的,我恨死这样的人了!”

“嘿!伙计们,你们确定我们真的是出身豪门吗?为什么我现在有一种我们是哪个农场里一辈子没有出过家门,没见过什么世面的农民呢?”

这样的话让这些豪门子弟都深有同感,不过这也并不能怪他们没见过世面,而是周铭为这个展台准备了太多。

展台的整体设计是在国内就开始了的,当世界现在都还停留在四四方方那种规规矩矩的设计模式的时候,周铭已经用上了海豚一样的流线型,整个展台宛若一个太极形状被分隔两半,一黑一白的背景给人以很大的视觉冲击。不仅如此,对比其他展台明亮的灯光,周铭这里使用的哑光效果,能给人更舒适的视觉享受。

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总之就是一句牛皮!

“周铭你这家伙是不是瞒着我们去哪里上补习班了?”胖子公爵胡安抓着周铭恶狠狠的问道,脸上的羡慕嫉妒恨一览无余。

旁边帅气的汉诺威王子梅塞德也是一脸便秘的表情,其他人更是拼命催促自己的助理秘书,赶紧把展台拍下来,好回去找专家研究一下,说不定下次用得上。

此时最高兴的就要数沈百世和燕山电子集团的经理了,沈百世笑得眼睛都快看不到了“老张啊,你看我就说相信周铭先生是绝对没错的,他亲自定下的设计方案,那就一定是未来十年的潮流!”

清纯吊带美女手拿蛋糕清新甜美写真

经理则相当鄙视的看着这个滨海的家伙,心想他吗的当初周铭提出这样的方案,貌似是你老小子最担心吧?甚至到了比利时都是整宿整宿睡不着的,结果现在就成了未来十年的潮流了?脸呢?

不过话说回来,经理也大喊道“周铭老板的眼光就是猴犀利呀!”

“不知道燕山电子集团的展品都有些什么呢?”突然有人问道。

这是伯亚问的,当所有人都对展台的设计赞不绝口的时候,只有伯亚依然保持冷静,或者说是他自负,对他来说,周铭作为他认定的对手,能有这样的表现才是正常的。

因此在最初的震惊过后,他又回到最初的问题,开始关注起周铭这次的参展目的了。

随着伯亚的问题,其他人这时也都纷纷反应过来,毕竟他们都不是刘姥姥,不会那么大惊小怪。

也不怪这些人都那么好奇,毕竟正如刚才的那位安瑞普市长那样,整个西方世界对华夏的印象就是贫穷落后的,你可以说他们固执傲慢或者怎么样,但这就是事实,甚至到了9102年,也仍然有人认为华人是留着辫子的。

正是这个原因,所以这些人都无比好奇周铭究竟能拿出什么东西来参展。

有些人为此都把目光放到了隔壁的awsl公司展台上,觉得周铭是不是拿着awsl公司的科技给自己充门面,玩狐假虎威的把戏。

面对大家这样的质疑,周铭主动站出来了“我们的展品是我们自己的光刻技术以及光刻技术生产的先进芯片,具体大家可以看这边的ppt。”

“简单来说,我们自行研制的光刻技术和awsl公司的差不多,都是采取光照特定部位的方式去除硅晶表面的抗氧化膜,然后沉浸专门的腐化剂里,得到我们想要的电路,根据我们现在的光刻技术在特定条件下,已经可以达到七十纳米的精度了。”

周铭说着拿出一块芯片放在专门的投影仪下,借助仪器放大到另一个屏幕上。

“这就是我们用自己的光刻技术所制造出来的芯片,我们称呼他为华芯一号,这也是我们制造下一代超级计算所需要的芯片,上面的所有电路和二极管布局,都是我们的设计师亲手设计并计算的,根据我们的试验结果,这块芯片的运算能力要比目前市面上的主流芯片,提高了整整十倍!”周铭说。

嘶!

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虽然大家都猜想周铭是不是拿出什么黑科技了,可现在当周铭真拿出来的时候,还是让他们不敢相信。

随后一阵的窃窃私语,这些人纷纷开始询问他们带来的专家,看看这芯片是不是真的那么厉害,而周铭为了证明,甚至还带来了专门的芯片性能测试仪器,现场测试给所有人看,最终的数据结果证明了周铭的话。

现场顿时哗然一片,很多人无法接受这样的结果,因为谁都知道他们一直都是对华进行技术封锁的,但他们怎么就能搞出这些黑科技呢?

仍然还是伯亚保持了冷静,他又询问周铭“那么你们的光刻技术如何出售?或者你们的光刻机的售价是多少?”

伯亚的话提醒了其他人,他们纷纷询问周铭他的光刻技术和光刻机。

周铭听着这些话不由笑了“在问这种问题以前,你们会先说服隔壁把他们的光刻技术和光刻机卖给我吗?”

所有人都哑口无言了,因为他们一直以来都在封锁技术,现在张嘴就要别人的技术,这不是无耻吗?尽管他们一直都是这么无耻,可现在这么大庭广众的,他们还是要一点脸的。

只有伯亚依然没放弃,他又问道“那么芯片呢?你们的芯片和主板这些,难道连这些也不卖吗?”

伯亚的话听在其他人那里,让他们眼前一亮。

对呀!你说光刻技术是机密你不卖只展出,那么芯片呢?这种产品你不会也只拿出来看看吧?

面对这些人的问题,刚刚才轻松下来的沈百世顿时紧张起来。

周铭却依然轻松,他回头指着展示的芯片问他们指的是这块华芯一号吗?得到肯定答复后,周铭回答“华芯一号的价格是两万美元,如果搭上相应的主板和其他元件我可以给出一个套餐价。”

面对这样的价格,有人当即惊呼出声“两万美元?我说伙计你是在开国际玩笑吗?还是你真以为自己的技术是世界第一了?那我现在告诉你,就你这样的芯片,美达伟公司已经有了,他的价格却只是你的五分之一。”

有人开了口,其他人也都是嘘声一片,觉得周铭定这样的价格简直不可理喻,甚至还嘲笑周铭是自大到有些狂妄了。

“原本这样的展台设计还让我惊讶,但现在看来也只剩这一点了,我本来还想着如果你的价格让我满意,我个人会打算跟你合作,不过现在看来你只是一个狂妄的人罢了!”

“果然这些东方人根本就不懂得什么叫商业,他们满脑子都只有赚钱,根本不懂得如何营销造势,如何打开自己的市场,我劝你还是好好去商学院学几年再出来做这些事情吧,否则只会丢人现眼,短视得让人难以置信!”

也有人趁机打出了自己的广告“周铭先生我承认你是一个商业天才,但这一次你恐怕失算了,如果可以的话我诚挚的邀请你来我的展台看一下,我跟奥丁科技公司合作共同展出,我们同样也有和他的华芯一号相同性能的芯片,欢迎大家来看!”

还有胡安这样的人则小声对周铭说“其实我知道,周铭你是打算通过价格来稀释自己的研发成本,但是恕我直言,你这次真的错了一步,毕竟在这个科技领域你并不是一家独大的,这是一个败笔!”

就当周铭这边嘘声一片的时候,一墙之隔的awsl公司突然发出声音。

“各位先生们还请看看我们的先进光刻技术,我们掌握着比东方更好的光刻技术,我们的光刻机绝对能满足你们各种芯片的需要,我们才是半导体制造领域唯一的王者,也是你们最好的选择!”

随着隔壁awsl公司发出了声音,聚集在周铭展台前的先生们,或许是为了给周铭一点颜色看看,也或许是故意要周铭难堪,总之他们很快都离开了,让刚刚还热闹的场面变得冷冷清清。

“这些该死的家伙,他们分明就是故意的!之前被我们的展台效果震慑到了,现在故意贬低我们好维持他们所谓的脸面!”沈百世愤愤不平的说,“还有awsl公司他们也真够无耻的,我们好心借给他们展位,他们一点不念我们的好就算了,现在还倒打一耙,见我们这边形势不对,他们马上跳出来踩在我们头上拉关注,简直恶心!”

周铭却很无所谓,还安慰沈百世让他淡定“这有什么,反正我们原本也不是为了他们订单来的不是吗?”

沈百世说“话是这样说没错,但他们这副嘴脸……”

周铭哭笑不得的打断他道“我们是来钓鱼的,现在鱼饵已经放出去了,你管这些鱼是什么嘴脸呢?”

沈百世搔搔头好像是这个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