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灰狼点头,表示明了。

“……”司雪梨总觉得怪怪的,李磊怎么自出现后一个字也没说过,于是尝试试的问:“李磊导演,是嗓子不舒服吗?”

可刚刚在电话里还好好的!

大灰狼再度理直气壮点头。

就,他就是嗓子不舒服,不想说话。

“这样啊……”司雪梨左看看右看看,幼儿园里面有医务室,她道:“我去给拿两颗润嗓子的药吧,小宝的节目排在比较后,在这儿等我就行。”

衣袖被大灰狼扯住。

司雪梨抬头看了一眼大灰狼的眼睛,越看心里越发毛,那双黝黑的道具眼仿佛也在看她一样,总之是觉得周身都不舒服。

司雪梨寻思李磊是觉得一个人留下来尴尬吧,毕竟小宝一开始就对他表露出不欢迎之意,大宝又不说话,她了解大宝知道他不能说,可李磊不了解,会觉得大宝是不屑和他说吧。

想了想,司雪梨只好和两个宝贝说:“哥哥嗓子不舒服,妈咪带哥哥去买点药,们乖乖坐在这儿看表演,呐,妈咪的头套放在,记得保护好哦。”

小宝视线从舞台转移到大灰狼脸上,明明什么都看不到,但是又忍不住多瞅两眼,态度也不似开始抗拒,听见大灰狼不舒服,她很乖巧的顺应:“好吧。”

“很快回来哈。”司雪梨站起,见李磊一直戴着大灰狼头套没有摘,她提议:“要不要把头套摘下来?”

小念的清闲时光

怪重的。

戴着一点也不舒服。

大灰狼摇头。

司雪梨也不强人所难:“好吧。”然后和大灰狼朝医务室走去。

远离舞台,逐渐安静,加上人全部在舞台那块,这后边人也少,一下子从闹轰轰回到安静的地方,可以用释放来形容。

“好吵哦,感觉幼儿园举办的活动,都是用来为难家长的,”司雪梨苦笑:“以前小宝读的学校提议过种花,养小动物,说是培养孩子的爱心,但最后培养的都是家长的动手能力。”

庄臣静静的听。

每次她说到以前带小宝的生活,他就觉得很心疼。

他感同身受这种不易。

况且他有杨管家以及一大群佣人帮忙,可她呢,什么也没有,全靠她一步步走来。

调皮还好,最怕的就是孩子不舒服。

庄臣无法想像,当后来诊断出小宝有1型糖尿这种病并且要每天为她扎针,雪梨是怎么撑过来的。

“不好意思哦,小宝刚刚没有喊,其实她平常不是这样的,她特别懂事,特别乖,因为今天是亲子变装活动,她只是有点介意来的不是她爹地。”司雪梨觉得没什么可隐瞒的。

毕竟她很快就要进《城与村》的剧组,很快就要和李磊导演朝夕相对,安娜姐能夸的人,定不是一般人。

她相信李磊能理解。

庄臣脚步一顿。

原来如此。

刚才女儿闷闷不乐,竟是介意他没有出现?

得知自己被女儿心心念念惦记着,庄臣唇角扬起,满是愉悦之情。

还以为几天不见,女儿都要把他忘了呢。

“干嘛啦?”司雪梨察觉李磊脚步慢了半拍,回头看。

这一看,就觉得有点不同。

怎么说呢,今天的李磊好像高了许多。

真的。

以前和李磊在一起也没觉得他个这么高。

司雪梨视线下意识往大灰狼两条腿看去。

难不成李磊为了穿得上这套衣服,故意穿了许多增高在里面?

可身形也不大像……

在她印象里李磊导演属于文青,瘦瘦高高的,今日一看,哎,骨骼还挺大的哎,否则撑不起这套人偶服。

庄臣被雪梨狐疑的目光盯得不自在。

可惜他现在不能说话,否则他真想引导她,从而探知她此时对他的想法。

许彩凤那边不出意外近两日肯定会上门请她回庄园,不知道她答应的可能性有多大。

如果错过这次机会,庄臣暂时想不出更好的办法。

司雪梨挠挠头,直言:“我觉得今天有点不一样哎。”

大灰狼微微歪头,表示疑惑。

司雪梨随即笑了:“算了,可能是我多想吧,呐,医务室就在前边,快到了。”

拿到药后,司雪梨想李磊总要摘头套了吧,结果李磊直接把药从头套下方递进去吃了,省了摘头套这一步。

司雪梨无奈的笑了笑。

真是的。

她在怀疑什么呢。

明明李磊进门前还和她通电话来着,大概是最近睡得不好,所以爱胡思乱想。

司雪梨拍拍脑袋,让自己丢掉那些莫名其妙的想法。

两人回到舞台。

由于每个表演节目十分简短,很快,活动接近尾声,轮到小宝这一组上场。

上去后,司雪梨听到掌声四面八方响起,台下还有许多人惊呼好可爱。

明明之前有玉皇大帝,白雪公主等一系列更高难度的打扮,兴许是那些装扮在其他人眼里看来太成熟了,觉得小白兔和胡萝卜更适合小朋友?

司雪梨乱糟糟的想,剧情已经展开。

整个剧情没有一句台词,全靠他们的肢体语言表达。

大宝小宝站在中间扮演瑟瑟发抖的胡萝卜,大灰狼则围绕在他们身边转啊转,突然,大灰狼拔起其中一根胡萝卜!

“啊啊啊!”小宝挣扎,双手敲打大灰狼后背!

这一幕,让台下的小朋友们倒吸一口冷气,甚至有入戏的小朋友高呼小白兔,希望小白兔赶紧出来救胡萝卜!

就在此时,小白兔从旁边一跳跳出来,勇敢的奔向大灰狼,不惧强权势要救下被抢的胡萝卜!

司雪梨透过头套小洞看见舞台下的小朋友们看得津津有味,果然这种装扮可爱剧情简单的表演,最深受小朋友们的喜欢。

于是表演起来更加卖力。

小宝伏在大灰狼肩上,熟悉的触感让她一下子想起爹地,神差鬼使,小宝望着大灰狼问:“是爹地吗?”

“……”大灰狼动作再次顿住。

由于戴着头套,庄臣只能动作艰涩转向女儿,想知道女儿眼睛是装了X光线吗,怎么一瞅一个准。

但鉴于身在舞台,在表演中,眼看小白兔已经冲上来,防止误伤,庄臣只好先把女儿放下,然后假装和小白兔搏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