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金凤并没回摊位,而是出去打电话了,打给了酒楼的杨丽娟。

“丽娟我跟你说,老三起贼心了,你得防着点儿……”

巴拉巴拉,小芳和唐来金那点还没成气候的小火苗,许金凤给夸大了十几倍,反馈给了妯娌。

电话那头的杨丽娟很平静,“谢谢大嫂,我明天就过来。”

唐小囡对自家娘亲的这一通操作暗暗佩服,做生意果然很锻炼人,她娘亲都会用计谋了,当面不和你干仗,背后打小报告,这才叫高明呢。

许金凤挂了电话,得意地哼了声,牵着唐小囡回摊位了,让老三媳妇收拾那狐狸精去,她等着看好戏。

杨丽娟来得很快,第二天上午就到了,她还精心打扮了番,直筒裤配浅色的小西装,还描了眉,涂了口红,佩戴了鸡心金项链,精气神一下子就提上来了。

“你怎么来了?”唐来金十分意外,心里还有点虚。

“酒楼没什么事,我过来看看,你这生意怎么样?”

杨丽娟不动声色,冷眼打量四个售货员,许金凤昨天在电话里说了,最妖的那个就是狐狸精,所以她一眼就认出了小芳。

果然是个狐媚子。

“生意还好,是不是大嫂给你打电话了?”唐来金试探地问,担心他大嫂告状了,要不然媳妇也来得忒巧了些。

娇小女朋友的周末小时光

“没有啊,大嫂给我打电话干什么,又没有要紧事,你怎么出这么多汗?身体不舒服?”杨丽娟暗自冷笑,面上却更不显山露水的。

“今天有点闷,衣服穿多了。”

唐来金擦了下额头,心里却松了口气,不是大嫂打电话就好,可能真赶巧了。

杨丽娟问起了摊位的流水,生意确实很不错,不过就算这样,她依然能挑出刺来。

“你不觉得人工成本太高了吗?刚才我大概算了下,三个售货员基本上能满足顾客需求了,四个售货员太浪费,一个月也要四五十的工资,一年就是五六百块,这笔钱完可以省了。”

杨丽娟的话,让四个售货员心里一咯噔,担心自己会被裁员,去外面可找不到这么高工资的工作。

保底工资是三十五块,但卖一件衣服有提成,这个月她们都拿了五十来块,小芳最高,有六十多块呢。

大学生才四十五块的月工资,她们的工资比大学生都高,除了在这儿干,去其他地方根本不可能给这么高的工资,谁舍得走?

“今天生意不太好,所以才看着比较空,忙起来的话,四个人还忙不过来,我还想着再招两个呢。”唐来金笑道。

“那一个月生意好的天数有几天?”

“周末和节假日比较忙,其他时间空闲。”唐来金说道。

“等于一个月顶多只有七八天是忙的,平常都是清淡,那完没必要再请人了,你也得为厂子节省些成本。”

杨丽娟站在大义上说,唐来金不好说啥了。

事实上四个人确实是空了些,就算节假日,四个人也是空闲的,他当时就是觉得四吉利,四季发财嘛,三个多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