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出了禁止结界后,三人便向前行进,不多时便看到了一连串如同珠链一般的结界群,将前方区域分割成数个战场,修士们轮番在此处战斗,对付的对象自然是那些巨型沙螽。

楼乙望向四周,并没有发现虎痴的踪影,想必这夯货被派到了更前方的区域,这时屠骁突然传音道,“哎,小子!说这帮混蛋,每天搞这么多沙螽的肉,都用来干什么?”

这一问也恰是他心中所疑惑,如果只是当成储备食物,那么也没必要没日没夜的在这里捕杀,而且还有一点他来此之前,根本就没有吃到过这种东西,那么这么大量的沙螽储备,究竟是用来做什么的呢?

带着满肚子的疑问,楼乙可以经过了他们的储备区,结果发现这里戒备森严,甚至有专门的管事负责调配,为了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再加上身边还有一个哲摩雄。

楼乙不确定此人的真实立场是什么,如果他真的一心为了太岁组织,那么他便是沙灏派在自己身边的楔子,沙灏嘴上也许说不介意,可是必要的防范必然还是会做的。

只是楼乙也觉得这哲摩雄是个信命之人,这种人往往不会将鸡蛋都放在一个篮子里,也即是说他有可能被策反,但是至少目前而言,楼乙还不打算冒这个险。

三人绕过了储备区径直走出了珠链接界所在的范围,有修士提醒他们注意安,因为出了这里之后,便是那些巨型沙螽的天下了。

旱沙障阻挡神识的扩展,即便强大如他,精神力也只能勉强覆盖不足百丈范围,他猜测屠骁的话顶多能撑开三十丈左右便是极限了。

所以他得担负起境界工作,因为屠骁即便是发现了巨型沙螽的踪迹,自己也已经到了对方嘴边了。

楼乙走在前方,屠骁负责左边,哲摩雄负责右面,没过多久楼乙便发现了目标,以惊人的速度冲向他们,很难想象这种有些臃肿的生物,会爆发出如此惊人的速度。

“屠骁后退,小心左侧西北方向!”楼乙出声提醒道。

长相美丽清纯少女走街元气图片

屠骁先是一愣,可是很快他便也发现了目标,只不过此刻目标距离他已经不过十丈左右的距离了,下一刻便见一巨大黑影自旱沙障中突然浮现,两颗泛着黑褐色的颚齿,对准他的身体就剪了下来。

多亏楼乙的提醒,他才顺利躲过攻击,同时挥动拳头,将其击飞了出去,这令两人都有些吃惊的望着他,因为他们俩丝毫没有发现敌情,这意味着楼乙的精神感知力,要远超他们俩。

“哲摩雄别愣神,右侧东南方向注意!有两个目标过来了!”楼乙再次出言提醒道。

同时他自己猛的加速向上跳起,手中泯魂之风骤起,在左右掌各形成一道黑色风锥,对准两个方向推掌而出,风锥轻而易举的刺破旱沙障,轰在了隐藏于后方的两个黑影之上。

有惨叫声传出,随后什么东西重重的跌落在了地面之上,此时哲摩雄也顺利的干掉了自己的目标。

说起来虽然几次与他组队,可是真正看到他拿出实力的战斗却是一次都没有,这家伙很会藏拙,从不讲自己的底牌暴露给任何人,哪怕这些人是自己的队友。

不过楼乙还是看出了一些端倪,这家伙是用的也是砂之力,而且并非天土脉,不过凭借其感知,这家伙至少也是后天圆满之境。

他会一定的造物,楼乙发现他所在位置,那只袭来的巨型沙螽,是死在一条沙蟒之手,虽然这与霍谦相比差距很大,但是他的造物很有意思,与其说是沙蟒,不如说是沙蚯更合适一些。

这家伙应该是拥有一些不为人知的手段,他的沙子仿佛能够产生吸附的效果,被缠住后会被被粘在一起,而后大量的沙尘不断填补空间,直到将目标埋葬为止。

就这样楼乙成为了指挥,他负责警戒四周,而屠骁与哲摩雄负责战斗,但是很快情况便发生了巨大改变,那些巨型沙螽,争先恐后的一涌而来,要将他们一网打尽。

这时楼乙开口道,“屠骁,可以了……”

哲摩雄不明所以的看着他俩,不知道这俩人准备做些什么,却看到楼乙突然转过头来对他说道,“雄哥,接下来需要的能力配合,辛苦啦!”

哲摩雄摸了摸下巴,一脸茫然的点点头,在楼乙的指挥下,他讲自己的沙子,按照他的指示,吸附与地面之上,他之所以会被太岁组织选中,是因为早年在西州寻得一本奇书。

这本书上传授了一种名为黏土造物术的异术,并将其当作献礼交给了太岁组织,不过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跟小命相比,这些身外之物又算得了什么。

其实太岁组织乃至沙河盟对于楼乙的修罗血印也是极为有兴趣的,只是暂时而言他们还不方便下手,等他到达一定的高度后,便是他们图谋这些的时候了。

很快这里附着的沙土开始震荡,甚至整个旱沙障都开始鼓荡起来,这足以证明有大量的生物,正在快速靠近这里,楼乙冲着屠骁点了点头。

只见屠骁手指在饲育环上一抹,随后一个又一个的黑色身影出现在了屠骁的四周,以极快的速度构成了一只食人沙蚁大军。

这时哲摩雄错愕的发现一些食人沙蚁的工蚁,竟然开始吞吃他所创造出来的黏性砂土,正当他不明所以之时,楼乙开口道,“雄哥待会还要辛苦您,只要这些黏砂不够用了,您就帮忙补充一下吧!”

哲摩雄下意识的哦了一声,可是转念一想,自己成什么了……

但是没办法,谁让自己还要靠这两位来获取功绩呢,无奈的摇了摇头,开始密切注意四周的动向,就在这时屠骁突然开口喝道,“发射!!”

哲摩雄一愣,心里寻思着,“发射?发射什么玩意?对谁发射,让谁来发射,我吗?能不能讲清楚一些啊……”

正当他无比纠结的时候,便看到那些吞吃了黏砂的工蚁一个个高昂着头颅,猛的将含在嘴里的黏砂给当成炮弹吐了出去。

随后一连串的巨响传来,有什么东西或者生物被击落,而后跌落于旱沙障中。

几乎同一时间哲摩雄便发现自己需要动起来来,他开始拼命调动自身的真元,疯狂的构造那些正快速减少的黏性砂土,以保证这些个黑色的工蚁,拥有足够的'炮弹'发射。

表面看起来这一切都在屠骁的掌控之中,然而只有楼乙最清楚,这一切都是那蚁后赋予他的能力,可以让他操控这些工蚁,而之前已经杀出去的兵蚁,会将大量的讯息传回给蚁后,再由蚁后反馈给屠骁,就像当初他在阵法之中对付楼乙的时候一样。

屠骁现在就像是一个蚁群的中枢神经,通过蚁后将他与整个蚁群紧密联系到一起,楼乙也不想闲着无所事事,于是他便动用了自己的土之力,帮助三人构建一道屏障,用来抵抗可能会出现的麻烦。

时间转眼过去了一个时辰,这期间他们的真元消耗很快,楼乙取出一些储存的灵食分给两人,哲摩雄消耗最为严重,此刻苦笑着说道,“谢谢啊……”

原本以为是跟着这两位来混功绩,现在看来却是他有些想多了……

不过很快前方有了动静,而且一股恶心的臭味随之而来,三人同时皱着眉头,屠骁更是立刻告诫那些正返回的兵蚁,让它们离三人远一些。

原本屠骁的意思是,既然出来了,干掉那么多的巨型沙螽,这么美味的灵食,不吃岂不浪费?结果却不知为何,他让兵蚁带回来的尸体,却是奇臭无比,闻之欲吐。

而且这气味具有极强的穿透力,让三人感觉头晕脑胀,多亏楼乙取出某种他们叫不上名字的丹药,看起来十分的奇特,透明的丹皮不时有九彩光华闪烁。

其实楼乙自己也没有预料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他本身拥有化解毒素的力量,但是另外两人没有,而他又不能在哲摩雄的面前暴露其拥有的木灵脉,于是只能牺牲掉两枚珍贵无比的九华菩提丹了。

看着丹药被两人吞服,他的心都在滴血,这东西的价值极高,可以说是有价无市的存在,两人在服用之后,明显感觉身体好了许多,那头晕之感也消失不见了。

“这给我们吃的什么玩意,效果这么的好?”屠骁在查验了身体无异常之后,开口询问道。

哲摩雄一看也是十分想要了解真相,眼睛也紧紧的看着他,然而楼乙并不想回答这个问题,指了指外面道,“那个以后再说,我们还是先搞清楚,刚才的恶臭是怎么一回事吧……”

屠骁眉头一挑,意识到自己刚才多嘴了,连忙附和道,“对,先搞搞清楚!”

哲摩雄一看这俩人一唱一和的,他也就没有再问,三人一同向前走去,来到了一具诡异的虫尸面前,即便这玩意死了,仍然能感受到它散发出来的致命威胁。

臭气熏天这四个字来形容它,简直是再合适不过了,很快屠骁便道出了此虫尸的名字,它叫做蠦蜰,是一种能够飞行的臭虫,喜欢吸食生物的血肉,而它们最强大的武器,便是这一身的臭毒了。

他们沿着这虫尸不断前行,很快便找到了沙灏所要让他们寻找的那个裂缝,只不过刚刚靠近裂缝,便被一群扇动着血色虫翅的蠦蜰给震撼到了,这哪里是什么裂缝,简直就是一座由蠦蜰掌控的深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