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这人撒谎连功课都做不足。

尚悬将手中的手机随意的丢在沙发上,不打算再回复。

然,过了没两分钟,手机又响了起来。

尚悬又蹙着眉头拿起手机,盯着上面的内容,眼瞳却微微紧缩。

【尚悬,该不会真的蠢到就凭一条项链就确定那是我吧?是一个医生!认定死者的方式这么轻率么?不需要法医验DNA么?】

尚悬死死的盯着那上面的内容,她怎么会知道他是凭项链断定了那是小柔?

当时尸体被打捞上来,已经被泡得肿胀腐烂,面目全非,但身高和身材都是和小柔对得上的,加上那条独一无二的项链,再加上所有人都暗示他,小柔可能想不开寻了短见……所以,当时尚悬几乎是没有任何犹豫的认为那就是温柔。

此刻,盯着手机上的文字,他那毫无波澜的心湖仿佛被人投了一块巨石,掀起波浪。

那人……不是小柔么?

怎么可能?

不可能的!

尚悬心底刚升起希望,下一瞬,脑海中就传来一个否定的声音。

可爱少女户外写真清新甜美笑容迷人

如果小柔还活着,一定会来找自己的。

他之所以答应和翁情儿举行婚礼,除了要在婚礼上羞辱曾经羞辱过小柔的翁情儿之外,更重要的是,他想让温柔看到他“背叛”了她。

她一定会因为愤怒而忘记自己毁容的事情,找他理论。

那样,他就再也不会放她走了!

可,他等来的却是她的死讯,等来的是一副面目全非的尸体和他曾经送给她的那条项链。

【是怎么知道的?】

尚悬沉吟之后,回复道。

当天江边的人的确是很多,但他并不是什么公众人物,虽然他在医学界很出名,又有世家公子的身份傍身,但他一向低调,认识他的人不多。

更不会有人注意到那条项链。

这人,到底是谁?

她知道的实在是太多了!

Iris靠在落地窗前,手里端着一只红酒杯,另只手握着手机,曼妙的身姿慵懒的靠在玻璃强上,玻璃倒映出她满脸的冰冷神色。

看着尚悬发过来的这条信息,Iris的唇角扯出一个讥笑的幅度,然后将手机关机,往沙发上一丢。

她是谁?

她不只一次告诉过他好么?

“渣男!”

Iris魅惑的红唇里冷冷的吐出两个字,随后,仰头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咚咚咚。”

房门就在这个时候被人敲响。

Iris抬眼看了看墙上的壁钟,快要午夜十二点了,这个时候来找她的只能是……

Iris快步流星的走到门口,拉开房门,毫无意外,门外站着的,是一贯冷酷的Henry。

Henry是纯种的白种人,加上又穿着白衬衣,就显得他白得实在是太过分,加上那双淡蓝色的眸子一贯冰冷得不带任何感情,就让人觉得他整个人阴测测的。

看一眼就知道,这人,不好惹。

“大哥。”

Iris微微让开,让他进来,然后关上房门。

Henry在沙发上坐下来,低着头,摆弄着腕间的名贵手表:“帮我办一件事。”

Iris只能看到他金色的短发,和冷酷的侧脸,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什么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