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超神》由企鹅游戏旗下光速工作室研发,游戏主打5v5pvp竞技玩法,号称“球首款支持多人在线竞技的手游”。

这也是2015年企鹅的重头项目。

他们邀请了一众电竞大咖,一起打出“手机开黑,随时叫随到,此时你就是选手”的宣传口号,发布“百万微电竞计划”用于游戏推广,并邀请了当时当红的亚洲人气天团bigbang为游戏代言。

克莱斯特的喵牙直播这边也被砸了四千万,组织了几十个电竞类主播直播了这款手游。

电竞选手和直播,让这款游戏快速的铺开了市场。

bigbang应该算是最火的亚洲男团。

企鹅这笔钱同样没有白花,bigbang数以百万计的女粉蜂拥而至。

有了妹子,就不愁没宅男。

这游戏直接就爆了。

applestore统计资料显示,其s版上线后迅速火爆,短短数小时就登上了appstore商店榜首。

成为手游oba品类中当之无愧的第一。

在s+android双平台拥有了超过2500万的注册用户。

朱唇皓齿迈步轻盈灵动小美女图片写真

其注册用户数与活跃度使业界对oba品类产品与用户的认知都为之颠覆。

数据表现甚至超过了企鹅之前发布的休闲类及卡牌类移动游戏产品。

企鹅在其给各大媒体通稿中,一度将《民超神》誉为“2015年力挽重度游戏在行业内的希望与寄托”。

然后咱们在回过头看看《民超神》的双生子《英雄战迹》。

这大概是企鹅的一贯做法——总是让同一家公司的同类产品互相竞争。

就在2015年8月18日《民超神》开启测试的当天,企鹅旗下的同类手游《英雄战迹》同时也开启了不删档测试。

企鹅游戏并没有厚此薄彼,《英雄战迹》同样得到了大力的推广,反正鹅厂有的是钱。

然而英雄战迹还是民超神吊打了。

面吊打的那种。

无论是用户的反馈,还是游戏关键的数据,如留存等,相比于《民超神》都是远远落后的。

既生瑜何生亮,如果没有《民超神》,《英雄战迹》最起码也算是一款合格的游戏。

“我们可以收购《英雄战绩》来做,这款游戏质量还可以,只是很多地方都不怎么考虑用户体验,他们根本不知道我们这些玩家想玩什么。”杨宝福努力的想要说服真正能够做主的李常威和裴潜龙。

“有点荒唐,从来都只有企鹅从别人手里买东西,你听说过谁能从企鹅手里买到什么吗?”李常威不敢相信自己发小的脑洞。

你是打游戏把脑子打秀逗了吗?

真敢想啊!

“也不是没有,”裴潜龙慢悠悠的吹着茶盏里浮浮沉沉的叶子,说道:“电商,去年三月,企鹅入股某东,成为第一大股东,而某东并购了企鹅的电商业务。”

“那某东不是也姓马了?”职场菜鸟的杨宝福目瞪口呆。

“也不是,某东采取的一种模式叫‘ab股’,大意就是股票多少要看是a还是b,专业术语叫做‘同股不同权’,b股一股顶二十股用,而b都在姓刘的手里,不管企鹅拿到多少股份,他都是弟弟。”裴潜龙给他科普了一下。

其实,裴潜龙科普的还不够。

不止是电商业务被企鹅卖了。

企鹅还卖了搜索业务。

先是和谷歌合作,接着又成立了自家的搜索引擎,从谷歌挖来了许多高管和技术人才,投入的研发经费高达三十亿。

然而到了2013年,企鹅终于还是放弃了搜索业务,将它打包卖给了搜狗。

就连视频业务,目前也有消息说可能会出售,因为这一块从2011年到现在已经连续四年,每年亏损约30亿左右。

同样是亏损三十亿左右,奇异果和油桶比企鹅的市场占有率可大多了。

因此,从年中六月份开始,就有消息说企鹅有可能会将旗下视频业务打包出售。

空穴来风未必无因,至少说明企鹅内部确实有放弃视频业务的声音。

“也就是说,咱们有机会收购这个游戏对吧?”杨宝福心里像是有个猫在抓挠一般,《英雄战迹》对他来说就像是白纸一样,而他可以在这张白纸上勾画出自己心目中游戏的样子。

“机会不大,但是可以试试。”裴潜龙也觉得头疼。

首先,企鹅就算是卖,也只会卖实在做不好的业务,砸再多钱进去都没用了。

而游戏这一块是企鹅最擅长最核心的业务。

其次,《英雄战迹》和《民超神》是同一类型的游戏,直接构成竞争关系,企鹅就算是把《英雄战迹》攥在手里让它死掉,也没必要卖给别人为自己增加一个竞争对手。

最后,这两款游戏分属两家工作室。

为了内部的和谐,也不太可能卖掉其中一个。

将这几点解释给两个人听了之后,李常威和杨宝福也陷入了迷茫,这哥俩才意识到他们竟然想从游戏界的蓝波湾手里抢食吃。

哪怕抢的是被市场证明不合格的次品。

“好了,这事交给施总去苦恼吧,她和企鹅那边关系非常好,如果她都谈不来,那咱们再物色其他的目标就是。”裴潜龙很快就把这事抛之脑后。

林冬在拍《新蜀山》的时候,接到施珊珊的电话。

“什么事?”

“林总,是这样的,咱们不是在搞喵喵游戏嘛……”

“怎么,钱不够了啊?”

林冬心里开始乐呵了,这样他是不是就有理由卖掉喵牙直播了。

“不是钱的问题,是企鹅那边同意售出《英雄战迹》了,作价3亿之外,还想要占据咱们喵喵游戏的45份额,作为合作的回报,他们可以让把开发出这款游戏的卧龙工作室送给咱们。”

在施珊珊的周旋之下,企鹅终于松口。

毕竟《民超神》实在太火了,而且游戏定位重度氪金,明显要比畸形同胞兄弟《英雄战迹》更有前途。

而且,企鹅游戏的下一阶段目标是《天刀》,打算明年中旬就上线,时间短任务重,放弃掉《英雄战迹》有利于集合优势资源集中开发。

至于发配卧龙工作室到克莱斯特,占据喵喵游戏35的份额,这里面就有高层意图了。

企鹅高层其实最想要的是喵牙直播,目前直播行业的蓝波湾,但他们不问也知道克莱斯特是不可能把最赚钱的业务部门卖给他们的。

甚至连参股都不太可能。

听说亿达太子都被拒绝了。

所以,几位高层希望通过游戏这一块进行渗透,只要撕开了一个口子,后面再谈就合作多了。

这就相当于说只盖着被子睡觉,什么也不会做一样。

至于送过来的卧龙工作室,本来在企鹅游戏就是垫底的存在,干啥啥不行。

并入天美之前,卧龙工作室被戏称为“酱油工作室”。

“立项三年,内测三年,修修改改又三年”是他们做游戏过程的真实写照,一直到2014年1月,已经研发了近两年的oba端游《霸三国》仍在做革新内测。

上面终于看不下去了,让他们放下《霸三国》,干脆去开发重点项目《民超神》的内部竞品《英雄战迹》吧。

可以理解为一个武侠小说主角成长道路上的磨刀石。

果然只是战绩,不是奇迹。

同时公测后的结果,《英雄战迹》败得一塌涂地。

即便如此,企鹅游戏送出卧龙工作室之前也会把技术骨干部调走,塞到其他工作室里面去。

他们有二十个工作室,送出来一个也不心疼。

“我现在有点忙啊,你把这款游戏的资料发给我看看先,还有啊,条件让他们另外开,份额是绝对不行的,想都别想。”林冬打算先研究一下这款游戏。

这群家伙动作怎么这么快。

自家这边电影还没拍完呢,他们居然就开始收购游戏了。

而且还是收购企鹅家的游戏。

胆儿可真肥。

林老板必须研究一下这款游戏才行,如果没啥前途,纯粹买回来练练手,那还行,几个亿就算是亏掉了。

但如果是前途无量的游戏,那必须阻止他们。

不过话说回来,如果真的是前途无亮,以企鹅的尿性,他们也绝对不可能卖吧。

还有就是参股的事情,林冬不会同意,他不会向任何人公布自己的公司财务明细,系统也不会允许别人参股进来。

公司内部所了解的财务情况,都是系统包装过的合理合法数据。

但是别人参股进来就不一样了。

当然,林冬原则上是同意卖掉一部分“劣质”资产的,比如喵牙直播,只要对方不出太高的价钱,卖掉这个心腹大患妥妥的开心。

施珊珊这才知道喵喵游戏那边居然没和林总商量就对《英雄战迹》下手了。

她不好质疑裴潜龙这种天马行空的工作风格,也正如裴潜龙从不指责她这个执行总裁常常谨慎过头一样。

不过,她还是觉得游戏部门过分了。

你们这是要架空老板的节奏啊,还是打算把事情谈成之后给老板一个惊喜。